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商业 > 自写自在-轻叩一扇窗

自写自在-轻叩一扇窗

时间:2019-04-15 12:15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有人说,窗的意象在于「眺望」。它本是墙的附属物,因此原有隔离的本质,但是当屋里的人拉开一扇窗,他和窗外的世界便产生关係,发生了联结。

对街的透天厝,去年成功售出后,新屋主随即对二三十年的老屋进行拉皮美容,经过年余的回春手术,老厝果然恢复年轻貌美的样态。望着鹤骨童颜的「新老厝」,它的眸子闪耀异常的光芒,仔细一看才发觉,原来它的大窗都已贴满反光贴膜,因此镜面一样地反射天上的云影天光,以及不断流变的街景,一如闹市里现代的办公大楼的玻璃帷幕。

环视左近街屋的窗户,几乎全数紧闭,有些还拉上厚重的窗帘,不是正巧发生什幺街坊大事,像是邻居吵架或是哪户又在进行什幺工程,那些窗户难得裂开一条缝。「怕吵;再者,你不知道啊,城里的灰尘多幺黑,又髒。」朋友妻有一次这幺向我解释平时不开窗的理由,她们的住屋是电梯华厦的第十四楼层。

窗的定义

我住过靠紧十字路口的屋子,也明白操持家务的辛劳,所以点点头。不过,我始终不明白,经年不开的窗户还能叫做窗吗,抑或它们只是屋墙另一种形式的变形?

查询网路字典,窗字,「象形。从穴,囱声。『窗』本作『囱』,小篆字,象天窗形,即在屋上留个洞,可以透光,也可以出烟(后来灶突也叫『囱』)。后加『穴』字头构成形声字。本义:天窗。」

所以,墙上开个洞便成窗。将屋比人,窗户更像房屋的鼻子和眼睛,用来採光和流通室内户外的空气。也难怪,阳宅风水里的门和窗都是一个屋子的「气口」,规划的良莠影响屋主的健康及各方面的运势。对我来说,设计不良的窗户让人气短,又容易头晕。

我的床,打横,摆放在街面坐北朝南的排窗下,即便冷枣的冬日仍有大把的阳光来暖被。午后得闲,最合窝回暖床,放上懒懒的BossaNona或是古巴音乐,闲闲翻阅不太花脑力的图文书;倦了,开窗,观天赏云,或是对街的人家。

联结外界

有人说,窗的意象在于「眺望」。它本是墙的附属物,因此原有隔离的本质,但是当屋里的人拉开一扇窗,他和窗外的世界便产生关係,发生了联结。他,远眺千门万户楼外楼又之外的天际,尾随齐豫缥缈的声线,想像「在地球另一边的某个地方,有人默默的把窗打开了」:浏览路口行来,携犬散步兼健身的老者,是否放任家犬随地方便;也或者让视线不经意地穿透某扇窗不小心露出的隙缝,因此得以窥视客厅里的电视不停变换的画面,扮演类似希区考克的老电影《后窗》里的情节。

常常,我伫立建筑之外,凝望现代大楼一扇扇,外观一致不断複製自身的窗户,久了,竟也有一种机械式的秩序美,并且时不时还有不明究理的错觉。总觉得古早时期的窗牖多了几分浪漫,就像我移植到客厅主墙的中式花窗,但是它们委身的主建物多已拆除,改建成崭新的建筑。所以,走在街区,最怕撞见的是刚拆不久的屋宇楼舍,只见它们的门窗已卸,粗糙的墙面因此生出一些大小不一的窟窿,像是已经剖开,等待癒合的痈疽疮疡。

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,最近在街巷行走,总觉得两旁住屋的门窗多已閤上,并且新近装潢的屋子,不论大小窗大都贴上反光贴膜。这样的街景,总让我生出不合理性的冲动,想要拾起一颗小石子,轻轻扔过去,问问,屋里可有人?

(中国时报)
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