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NBA > 影艺小学堂-传奇 红线穿针现代

影艺小学堂-传奇 红线穿针现代

时间:2019-04-14 14:32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明代万曆年间剧作家高濂以传奇体製编撰《玉簪记》三十三齣。其中几齣折子戏以崑山腔唱演,至今盛行。台北兰庭崑剧团製作小全本,将这齣爱情喜剧再度搬演于舞台。整编的理念是以当代折子戏串连的演出本为基础,汲取乾隆年间《纳书楹曲谱》收录而久久不演的折子戏,熔铸原着主线与副线情节,彰显原着的主题意义,呈现戏曲文学、崑曲表演与琴棋书画结合的多元艺术。

突破清规与戒律

《玉簪记》故事背景是在靖康之乱后,风雨飘摇的时代。金兀朮四太子南侵,掳掠百姓。陈娇莲与母亲仓皇逃难,兵戈惊散。娇莲孤身无依,欲寻自尽之际,路逢张二娘引至金陵女贞观,皈依空门,法名妙常。一年后,潘必正下第羞归,因姑母是观主,迢递相投,暂且寄居。一个是二八年华身遭离乱的宦家闺女,一个是两度功名失志的书生,各自以空门净地作为生命的避难所,而女贞观却是象徵「无明无着、忘情忘念」的宗教场所。道姑与书生两情相悦,如何突破佛道之门的清规戒律而结为秦晋之偶,成为叙事结构的主线。

妙常身在空门,心念凡尘。对恩爱姻缘的愿想,对似水流年的忧恐,使她对女贞观的外来之客,格外注意倾听。她是不断在寻找外界跫音的道姑。戏剧结构由此开展副线情节,潘必正出现之前,先有知府大人张于湖赴任金陵,化名王通,借宿僧房道院安歇数宵。妙常闻声而来,主动上场拜揖。张于湖惊鸿一瞥,犹如风乍起,吹皱一池春水。是夜乘月閑吟,忽听妙常弹琴,整夜怀想,翌日便来禅堂探望。

以棋局比喻情局

张于湖本名张孝祥(1132-1169),南宋着名词人与书法家。高濂借用张于湖,意在塑造风流慕色的才子。张于湖进入禅堂,随即吟诗挑引。继而见卓间棋枰甚精,邀请对奕,棋盘交锋,语意双关。张于湖连输两局,妙常暗笑他「纵横羽甲,千局总徒劳」。张于湖只好转而借扇题词,妙常说:「欲求足下濡染,未敢轻渎。」于是张于湖信笔挥洒调情慕色之词,妙常再以云淡风轻之词婉拒。张于湖节节败退,索然离去。

这齣戏名曰〈手谈〉,以棋局比喻情局。妙常虽有姻缘之想,然意不在彼,不为所动,象徵张于湖注定输给姻缘天定的潘必正。失意的必正来到女贞观,见到姑母不免垂泪,妙常仍是寻声而来:「心下猜疑,为甚堂前人语沸?忙来庭下探消息,为甚事动悲啼?」堂堂七呎的必正,竟如赤子般悲哭,妙常以伯乐识千里马的唱词宽慰眼前怀忧丧志的书生:「看你眸含星电,气吞霜剑。逐骄阳汗溼征衫,且依圣水洗乾尘面。」因其水可治病疗伤,故曰「圣水」,贴切道姑身分与慈悲心性。唱词蕴藏身段,彷彿妙常手沾圣水,擦拭公子的汗水与泪水,洗涤公子心灵的尘土与风霜。

指腹婚为之解构

妙常对公子的惺惺相惜,为其后主动邀约品茗清话的关目做铺垫,是为〈茶叙〉,两人品茗交心,契阔谈讌。一日,必正闲步赏月,夜听琴声,寻声而入,展演脍炙人口的〈琴挑〉。妙常假意推却,必正因此相思病染。妙常随观主前去探视(〈问病〉),归来后自写一词聊寄幽情,春心思凡尽在字里行间。情节发展至必正无意间到云房窥见此词(〈偷诗〉),情浓意酣,水到渠成。是夜,必正盟誓后,妙常踰越清规,以身相许。

两人不为宗教所容的私情,剧作家早已铺排潘、陈两家「指腹为婚」为之解构。潘家以「玉簪」为聘,陈家以「鸳坠」为聘,故剧作名曰《玉簪记》。高濂将玉簪婚聘之事布置于戏剧的开端,由潘家双老追叙,感慨历经十六载,杳无音讯。陈母则是郑重告知娇莲,言道:「必定这一节事已付东流去了。」玉簪信物直到两人分离时才出现。观主察觉必正与妙常似有私情,生逼侄儿赴考(〈催试〉),妙常僱舟追赶,两人在江上互赠(〈秋江〉)。妙常说:「奴有碧玉鸾簪一枝,原是奴家簪冠之物,送君为加冠之兆。」必正回赠:「我有白玉鸳鸯扇坠一枚,原是我家君所赐。今日赠君,期为双鸳之兆。」必正中举后,书信一封向姑母坦承:「陈女曾同枕席欢,两下姻缘簪已定,早卜归期合锦鸳。乞垂怜,望周全。」这让幼年出家断绝世情的观主,不得不臣服「也是五百年前宿缘」。观主安顿妙常到张二娘家,託其为媒,待潘必正迎娶。诚如观主所唱:「鸳鸯玉坠,碧霞玉簪。两物相赠,天教合欢。红丝翠幕,事非偶然。」恰可做为《玉簪记》天定姻缘的主题曲。
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