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NBA > 社论-希腊重选后的内外挑战

社论-希腊重选后的内外挑战

时间:2019-04-12 11:41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全球瞩目的希腊第二次选举结果已经出炉,新民主党得票率约二十九.五%,可取得国会一百二十八个议席,包括分配给赢得大选政党的五十席;激进左派联盟估计得票率约二十七.一%,可分得七十二席。泛希腊社会运动党得票率约十二.三%,可取得三十三席。让大家放心的是,这次应该可以组成多数执政联盟,新民主党与泛希腊社会运动党共可掌控一百六十一席,在国会取得小幅过半优势。

还记得六周以前希腊的第一次投票,三大党的得票都组不成多数执政联盟,但其中反对撙节的极左派政党获得第二高票,民调中又多次领先,引发全欧惊骇,担心它获胜后,希腊会退出欧元区。这次虽然顺利组成执政联盟,但情况并不明朗,特别是新政府能不能维持稳定?过去希腊就是由新民主党和泛希腊社会运动党轮流执政,造成经济连续五年衰退,全国每四人中就有一位失业,使得这两个党普遍不再被人民所信赖。

不过随着希腊退出欧元区风险增加,希腊民众选前希望留在欧元区的比例开始上升。选前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,八成以上的希腊民众还是希望留在欧元区,高于第一轮大选之前的七成左右。此外,六成以上的希腊民众表态,为了留在欧元区愿意接受适度的紧缩和结构性改革。

选前左派联盟领导人齐普拉斯声称,当选后他将取消国际纾困协议,通过其他途径帮助希腊走出债务危机;换句话说,希腊很可能会因无法获取下一笔救助款而直接退出欧元区,这个倡议流失了不少害怕的选民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左派联盟掌控的七十二席,依旧是一股不能低估的势力。尤其新政府还要继续推行不得人心的撙节措施,更会替左翼政党创造执政机会;事实上,选后左派联盟领导人齐普拉斯坚持不加入全国团结政府,就是在撇清责任,待下次选举时,能够一举取得绝对多数,他们可能不用等多久,有人已经在猜测,现政府恐怕根本撑不到年底。

得票最多的希腊右翼新民主党领导人萨马拉斯,目前正在着手组阁,选前他提出筹组新政府的两个前提是:留在欧元区和重新谈判国际纾困协定。然而这是政治宣传,留在欧元区是实,重新谈判是虚,以德国为首的国家已经强调,协定内容不可以修改,否则他与左派政党又有什幺不同。

不过就在选举揭晓的周日晚上,欧洲各国财长紧急召开电话会议,初步决定对希腊释放利多,给多一点时间偿还借款,并且提供基础建设贷款,以奖励希腊不退出欧元区。这也透露了欧洲各国的焦虑,毕竟对于GDP只有三仟多亿美元的希腊来说,退出欧元区造成的伤害是有限的,但对于深陷债务危机中的其他国家,如西班牙、义大利、爱尔兰、葡萄牙,如果有国家相继跟随,会造成欧元区崩溃的大灾难,据估计会给全球金融业造成一兆欧元(一.二五兆美元)的损失。

当然,新政府的动作还是要快。希腊国库七月中即将面临枯竭,公务员、老师的薪水马上发不出来;进口的燃油、药品也可能没钱支付,原因是根本收不到税,收支短缺高达十七亿欧元,当然其中也包括有十亿元纾困金被欧盟扣在手中没拨下来,即使这笔钱到位,希腊到年底仍然吃紧,欧元区危机还没有过去。

也因为如此,目前希腊人普遍採取观望态度,不肯相信政府与银行。除了抗税,自五月以来,每天都有超过八亿欧元的现款被提出,有些放在家中,有些则转移到国外。希腊人现在还担心进口食物昂贵,开始囤积食物,对于帐单,能不付就不付,希望等等看,看哪一种方法比较便宜,新政府必须要以有效的政策,争取希腊人的信心。

希腊新政府的另一个挑战在欧盟。由于希腊情势仍然不稳,越来越多的国家同意必须在希腊与其他欧元区之间筑起防火墙,以防受到感染波及,欧元区在日前同意为西班牙提供一仟亿欧元的救助资金,考虑的时间之短,同意的金额之大,都是前所未见的,目的就是在为防範希腊的风险而建立的一道防火墙。

但是防火墙一隔,就意味着欧元区在必要时可以割捨希腊,对希腊后续的援助也不会像过去这幺慷慨;换言之,未来的状况依旧呈现高度的不确定性,新政府真的只能自求多福了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影艺小学堂-传奇 红线穿针现代

相关资讯